联盟网站:知青文学网 | 柴春泽二号网站 | 赤峰电大校友网 | 赤峰智能教育网 | 赤峰社区教育网 | 启天网络 | 玉田皋网站 | 电大奥鹏网上报名 | 中国知青村 | 华北社区教育网 | 知青大学 | 柴元元教学文化网
本站首页 综合资讯 本站社区 中国知青 春泽足迹 宝泰频道 综合频道 知青岁月 知青艺术 当代村官
凤凰知青 知青名录 商企文化 互动平台 多彩人生 八面来风 世界之窗 网站专栏 作品欣赏 知青线桥
健康园地 电大招生 师生园地 赤峰科教 新书推荐 交流资讯 关注三农 关爱知青 凤凰知青 京沪知青
天津知青 资料收藏 广告天地 本站推介 文史社区 旅游社区 赤峰名家
  您现在的位置: 柴春泽网站 >> 春泽足迹 >> 柴春泽简介 >> 正文
  专题栏目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坎坷人生路 拳拳赤子心(十一)
作者:柴春泽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386    更新时间:2004/6/9
【字体:缩小 放大
 
一些过去的“功绩”转眼间变成了吓人的“罪名”;一些过去心目中党的化身的领导人都成了“反革命野心家”;一些和自己交往较多的知青和各界朋友都成了“有牵连的人”。我的确有些蒙了,同样一句话从别人口里说出的都算不了什么,而对我来说就得说清楚;同样一件事别人参加了都是受骗上当,而我就成了“主谋”。1977年四五月间,我被拉回玉田皋乡批斗。
    代表公社党委发言的恰恰是我后来的爱人刘立新。我们当时的恋爱关系还没有公开,但在一些人中间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1974年底,我收到父亲一封信,内容是动员我不要在农村找对象,他已决定在城里为我找对象……我理解父亲,一直关心着身在乡下的儿子,可我这时已身不由己。在城里找对象,无疑意味着为回城做准备,那样全国知青都会骂我,因为我已说过“扎根农村,争取奋斗60年”。
    这时,回族女知青刘立新已向党组织表示决心扎根农村。一个少数民族知青,在生活不方便的情况下表示扎根农村,我很赞成。立新在知青点的表现也很出色。一次,我找不到放牛的,她就自告奋勇,当了十几天“牛倌”,得了急性阑尾炎,在乡镇医院做手术时,硬是在无麻醉药的情况下完成了手术。大队开会研究消灭农田虫害,刚散会她便和一女青年带着农药去灭虫……作为少数民族的她,在农村安家很难找到尊重她生活习惯的汉族,我应当以实际行动帮助她,因此,我就决定选择刘立新。一则证明我的确真心扎根农村,二则与少数民族结合也是与旧观念决裂。我还建议她把原名刘惠贤改为刘立新。
    这次公社批斗会上看到立新代表党委发言,我很高兴。因为这说明她没被牵连到不许工作的程度。因为,在极“左”路线影响下,有问题的人是不会出面做大会发言的。
    1978年4月29日下午,我正在翁牛特旗经济林场工地劳动,监督我的人到工地找到我:“柴春泽,有外调。”这是常事,开始我每天关在屋子里写检查,后来被告知可以和林场的工人一起劳动。我很高兴,认为自己的问题可能很快会解决,盼着回玉田皋。这次走到林场大门口,看管我的人说“把铁锨先放在门口吧”,我丝毫没有感觉,进到院里见
一辆大卡车停在那里,周围站满了林场的工人。从这些朝夕相处的工人脸上,我感到似乎要发生什么事。
    刚迈进我住的那间屋,一左一右站上来两个便衣,对面站着一个人,手里拿着一张纸。专案组的人说:“柴春泽,听着下面宣布对你的处理。”站在我对面的人念起逮捕证……我像是在做梦,不是说只要说清楚就可以解脱吗?!不是说党能正确对待犯错误的青年吗?!“给他铐上!”一个人上来给我戴上手铐。“这是你的行李吗?带上。“我被人架到大卡车上,心想,在电影上看到的监狱不是稻草铺地吗,怎么还带行李?
    到了翁旗看守所。一个人坐在那里审问我:“叫什么名?”我突然想起,这不是几个月前我到一个公社做报告,旗里派出的负责安全保卫的那个同志吗?他怎么能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只好回答:“柴春泽。”“犯什么罪?”“……”我真不知自己犯什么罪,如果说是“反革命罪”,我怎么能成为“反革命”呢?他也不再问了。吩咐我把裤带解下,鞋带解下。原来监号内怕自杀,我一一照办。“咣”的一声,我被推进一个监号。一个长条土炕上端坐着八个秃脑袋,脸像白纸。我一眼看到贴在墙上的“看守所人犯守则”:“不许说话,不许喧哗……”我仍像是在做梦。“喂!什么犯呀?”一个年龄稍大一点儿的犯人问我。我不敢说话。“没事,小声说,没关系。”他们见我不说话,互相小声说,“他这样是什么犯呢?黄上衣,蓝裤子,是不是转业军人?转业军人会是什么犯?”“是不是个强奸犯?”我听了大声说:“什么强奸犯!”站岗的战士听到了,来到铁窗前大声说:“柴春泽,不许说话!”
    犯人们一听“柴春泽”,立即小声议论开来,“哎呀!我跟柴春泽一起蹲大狱来了。咱们这小小刑事案,三年、五年,没大事,他那事说大就大,说小就小。”我心想,啊!人间还有这样一个地方。静静的夜里,月光穿过铁窗斜射在土炕上……
    一天,我被押送到喀喇沁旗批斗。到会场时,武警一人揪着一只耳朵,场内一个女青年见后吓得大声喊“妈呀……”我只觉得昏沉沉的,像是在做梦。
    5月,我被押回玉田皋游斗。远远地看见很多乡亲们围在公社院内。走近时,只剩下一些席地而坐的中小学师生们。我是很想见见乡亲们的,可他们怎么都躲远了呢?中午饭是在公社食堂吃的,大米饭炖肉。我带着手铐的双手捧起大米饭时,泪水无论如何也止不住了,年轻的武警大声问:“你哭什么?”回想我们下乡时吃大米饭的情景,公社书记大声宣布,为欢迎知识青年,公社特意从粮站领回大米……而现在的大米,是用我们知青和乡亲们的血汗凝结而成的。
    监号里潮湿,管理干部问我的毡子、厚被褥在哪里,我说“在农村时给困难户了……”公社领导当即决定,从公社取,多亏了公社领导给了我帮助。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7 春泽工作室 E_mail:cfccz@263.net
    电话: 0476-8350008(信息部) 0476-8710038(宅) 13704765925 QQ:912769722柴春泽网站
    蒙ICP备05000039号 蒙网警:150402010196号 页面美工、技术支持:启天网络
    站长:柴春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