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网站:知青文学网 | 柴春泽二号网站 | 赤峰电大校友网 | 赤峰智能教育网 | 赤峰社区教育网 | 启天网络 | 玉田皋网站 | 电大奥鹏网上报名 | 中国知青村 | 华北社区教育网 | 知青大学 | 柴元元教学文化网
本站首页 综合资讯 本站社区 中国知青 春泽足迹 宝泰频道 综合频道 知青岁月 知青艺术 当代村官
凤凰知青 知青名录 商企文化 互动平台 多彩人生 八面来风 世界之窗 网站专栏 作品欣赏 知青线桥
健康园地 电大招生 师生园地 赤峰科教 新书推荐 交流资讯 关注三农 关爱知青 凤凰知青 京沪知青
天津知青 资料收藏 广告天地 本站推介 文史社区 旅游社区 赤峰名家
  您现在的位置: 柴春泽网站 >> 专题网页 >> 柴元元文集 >> 正文
  专题栏目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柴元元在凤凰卫视实习的日子里
作者:冰水    文章来源:冰水的博客    点击数:4995    更新时间:2007/12/12
【字体:缩小 放大
 

柴元元在凤凰卫视实习的日子里

3月5日
鲁豫有约
好多看过我博客的人都奇怪我怎么会跟鲁豫合影,甚至不少人问我是不是自己合成的。
咋说呢,不是我不想合成,就是技术不咋地,一看就穿的事还是不要干了。
很久以来都想找个时间静下心来把我有点传奇的经历写出来,一直也没找到这个时机,不过出于对大家好奇心的满足和我对并不太好的记忆力的考验,还是在我能想得清来龙去脉的时候把这件事记叙下来。
事情要从一年前的这个时候讲起,那时我sina的邮箱还没丢,某天的晚上打开邮箱里发现一封特别的来件,大概的意思是:她是凤凰卫视鲁豫有约的编辑,对于我在某个论坛上发的关于几年来减肥经历的贴子很有兴趣,正好他们节目最近要做一期关于减肥的节目,问我有没有兴趣参加。说实话,这种馅饼对于我这个网龄五年的人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吸引力,一方面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另一方面也觉得自己这形象还是不要示于天下得好。不过人都是有好奇心的,我把自己的想法简单的回了一个邮件给来信人,当然没有直言怀疑他的身份,只是说我的职业要求我不能成一个明星云云,反正就是搪说之词,也没太上心,这一页就算过去了。
习惯上每天开两次邮箱,早上到单位一次,晚上回家一次。第二天,晚上打开信箱的时候又是那个编辑,这次她属了名并留下了她的电话和qq号,说如果方便的话想约我上网聊一聊,并说他们的节目只是说出百姓的故事,都是平凡人,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人都是有好奇心的,特别是我这个好奇心极强的人,肯定是会有冲动上节目的,于是加了她的qq。这个叫柴元元的编缉,后来才知道他只是在凤凰实习的记者,但却是她让我走进了演播厅。我们在网上聊了一个多月,是个慢长的过程,这个过程是她在了解我过去几年减肥经历,考察我到底合适不合适上节目。后来才知道,他们在全国找了不下十个案例,通过各种方式接触,最后定下几个到节目录制现场,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大概是四月份的某一天,日期记不太清楚了,柴编导给我发来短信,问我决定上节目了没有,说是月底要录我那期了,如果我决定上了,他们就定下来了。老实说,那时候我确实有些摇摆,不知道要不要去上。考虑了很多,有时候就想,万一上节目了,真成名人,那是啥感觉啊。又有时候想,胖就胖了,我自己高兴就好,可是出去吓人就不对了,不厚道啊。又在想,上节目也好呀,可以体验一下上电视的感觉,多少人求还求不来呢,我有这机遇多难得。反正思想斗争很激烈,相当的激烈。在征求了父母,同事的意见后,我还是决定能上节目了,当时的想法是,就当有人出机票请我去北京玩一趟好了。没有了顾虑就好办事了,在我答应了邀请之后,凤凰卫视向我发出了邀请函,当时是定到四月三十号录节目。可是一张传真发来之后就再无消息,挺让人郁闷的,当你满心欢喜准备“出名”的时候突然又冷下来了。幸好我开始也没有什么希望值,相对来说也就没有大的失望,在平静中等待吧。
五月大假之后的一天,柴编导发短信告诉我,定下来了,节目于十八日下午录制,让我请好假,准备至京。
很多人都好奇说,你去香港了?其实不是,凤凰卫视好多节目是在北京录的,比如鲁豫有约就是,写字间在海淀,录影在八大处,所以我是去北京录制的节目,大家不用再好奇了。
当时单位特忙,现在想起来得好好谢谢我们领导,这可不是拍马屁,是真心的。我要请假的这一个星期单位开了两个比较重要的会议,俺们小部门,人少事多,领导能给一星期的假真是不容易,而且还告诉我哪走有打折机票,真要好好谢谢他了。
十四号下午三点到了北京,节目组接了我后把我放到三环的紫玉宾馆,告诉我这两天有可能给我录VCR,让我别乱走,等电话,然后就消失了。
唉,没想到啊,原来就是这么个简单的过程,简单到我没法记叙什么,接我的不是柴编导而是赵编导,有点点胖的小姑娘,后来我VCR里还有他给我当替身的片子,呼呼,有意思。后来我跟赵编导在短信里联系,告诉我什么时候录VCR什么时候录节目。
录VCR这天真是把我折腾的不轻。五月十七号,那天北京大雨,非常大,很少见的。开始短信说晚上八点到宾馆录,朋友下班来接我出去吃饭,大雨来得不早不晚,把我们拦在翠微,连打车都打不到,后来顶着雨跑出来坐上车,回到宾馆的时候差不多是九点多了,原本是万分抱歉的,可是赵编导发来短信说他们要到十点才到,让我先休息。雨一直下,气氛不算融洽,十点多了,他们还没来,我挺困的了,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赵编导又发短信来说要再晚一小时,我说好,我等着,你们来敲门就成。
不知道是啥时候,听到很重的敲门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是赵编导,终于来了,摸起手机一看,十二点多了。起来开门,把他们让进屋里,李安来了,这个名字在节目的字幕上应该看得到吧。还有一个胖摄像。进来架上机位,拍了一些我的照片,用在VCR上的,也不枉我背了一大本影集。可能是屋子里有点憋屈,选了半天的位置,终于决定在走廊里拍短片。北京初夏,刚下过雨的夜很凉,刚刚睡起来,眼睛很肿,后来有同学看完我的节目说了一句,把你拍丑了,胖头肿脸的,唉,没办法,半夜起来也就这效果了。其实拍电视挺有意思的,摄像选好了地点,架上机位,李安坐下给测光,意思就是光线的问题,我也不太懂,然后就是放坐位,戴上麦克,再然后就让我坐在那里看镜头,有点像赵本山早年的那个小品《我想有个家》里面那意思,看镜头就行,不过我比他强,不紧张。刚坐下李安就喊不行,说画面“呲”了,大概就是说我脸太白了,给的光太强,就看不清脸了。他们又调了一下光,我也稍打了一些粉,然后就开始录。赵编导准备了几页纸,上面都是一些问题,她问我答,内容大概惯穿了我从小到大的一些事情,包括减肥的过程什么的,感觉就是一个谈话过程。老实说,对于这些我不紧张,应该是得意于上学的时候演讲课上的好,对于讲话有一些小技巧,比如怎么回避眼光啥的。总之录节目的时候没有什么NG,都是一气呵成,回去他们剪接的。
大半夜的在走廊里,灯火通明的录节目,当然会有人好奇,我后面那屋子里总有人出来探头探脑看热闹。反正也录得差不多了,加上他们总开门会影响画面,也就不录下去了。后来就是他们收拾东西,我送他们走,过程也就一个多小时。这一个多小时是我在上节目之前跟他们节目组的唯一接触,其余的时候都是朋友带我各处去吃,呵,还减肥呢,真是脸红呢。
五月十八号早上,收到短信说下午录节目,中午会有人来接。因为这期节目还有另一个嘉宾也住同一个酒店,中午来接比较方便。上午朋友陪着我呆着,到了中午还没人来,本来说要出去吃饭的时候又接到短信说车马上就到。来了一台吉普,不过是先到宝迪沃接的第三个嘉宾,加上我和我朋友,另一个女嘉宾和他爸爸就坐不下了。结果是我跟朋友打车跟在后面,其他人在前面领路。朋友怕我饿,抓紧时间出去买了点包子,车上喂我吃了两个。一来那味道真不咋地,好咸,二来太干吧了,只吃了两口实在是整不进去了。车子走了好远,到底到啥地方司机都不太认识了,就是跟着前车走,过了一片比较荒凉的地方看到一个大院子,前车停下,我们也停下,李安跑出来付了车费,把我们带到一个像车库的地方。这地方应该是三层吧,李安把我们领到二楼的休息室。我这人比较脸大,加上我真是渴了,就跟人家要水喝,汗一个。有人把水拿过来,还有盒饭让我们吃,没吃,整得那么没出息能行么。化妆师来给大家化妆,呵,一男两女三个嘉宾,我油皮,最后给我化的,凭心而论,专业化妆是不一样,化完以后我朋友看着我就笑,说是好看,呵呵。
听几个工作人员说,正在录聂卫平的节目,录了两个多小时了还没完,估计还得一阵子,让我们耐心等。坐着没意思,同事给我打电话,用朋友的电话跟同事聊了一阵子,终于要录像了,下楼的时候看着上一场散场,好多观众,有点点好奇,不过没看到聂大师,小小的遗憾吧。
在节目里看现场是挺漂亮的,自己身临其境的时候才发现,挺破的,空空的场景,装了些座位,有几个大摄像机,还有一个大摇臂,总之没有电视上的漂亮。沙发也有点破,呵,不如电视上好看。我是第一个上场嘉宾,进现场的时候朋友被安排在观众席上,我被带到后侧装胸麦。本以为录节目前会给我讲一些上台的注意事项,给我规定该说啥。结果啥也没说,就告诉我等下你走过去坐下来就行。我问坐哪,他们说随便,我汗一个,好宽松的政策。雷蕾给我大概说了一下从哪个门进场,就让人带我去进场门那里,再然后就听到开场音乐和鲁豫的调查,之后就让我上台了。坐下聊天,放VCR,一切都很自然,就如同跟邻家姐姐聊天一样,没什么可紧张的地方。这个时候要赞鲁豫一个,一点明星架子也没有,放VCR的时候,都会主动跟我聊一下天,问问我的情况,还会赞一下我的长头发,唉,总之是个很亲切的人。
实际那期节目录了一个多小时,经过后期剪辑就留下了四十五分钟。节目录完,编导主动把我们带到鲁豫的休息室,跟鲁豫姐合影,呵,现场的人都这么叫她的,挺亲切。另两个嘉宾都做了准备,买了鲁豫的书让她签名,我没买,有点点失误了,不过也没啥,我不好这一口,哈。跟鲁豫合了张影,我同去的朋友也合了一张。都搞好之后就送我们回宾馆了,就这样,整个过程就完成了。
其实好多人都好奇,我回想起来也奇怪,我本就是个糊涂的,也就这么糊涂的上了次电视。
回到哈尔滨以后,好多人都说看到我节目了。我表哥更逗,他说在北京出差的时候,半夜没事干跟几个同事打扑克,开着电视,听电视里这声音挺熟的,回头一看是我。乐!
大国哥哥也是半夜闲来没事,看电视乱调台,结果一看,这胖子我好像认识,仔细一看是我,然后第二天就特兴奋的给我打电话请我吃饭。
反正上了电视以后没觉得自己特出名啥的,就是觉得好玩,是一个挺有意思的经历。上了电视,我还是我,我胖我的,与别人无关。
(转冰水博客)
文章录入:cfccz    责任编辑:cfccz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7 春泽工作室 E_mail:cfccz@263.net
    电话: 0476-8350008(信息部) 0476-8710038(宅) 13704765925 QQ:912769722柴春泽网站
    蒙ICP备05000039号 蒙网警:150402010196号 页面美工、技术支持:启天网络
    站长:柴春泽